只是一只羊

这是东非的大草原上一个典型的生态系统,有羊, 狼和狮子。 好无疑问羊的数量最多, 但是个体力量最弱,他们常常被狼, 和狮子欺负, 更直接地说就是吃掉。故事就发生一条河边, 羊常常去河边喝水,狼和狮子常常躲在河边的高高的草的后面,等羊过来喝水的时候吃掉羊。羊有羊的本领,那就是忍耐。 虽然看着潺潺的河水, 很是馋,常常需要忍耐, 只能靠青草和早上的露珠提供的水分来生活。这是因为一个成年的聪明的羊往往看多了同伴因为贪图和一口水而受伤甚至被吃掉的悲惨,令羊不寒而栗的场景。 其实有一些羊是可以找到一些比较安全的方法喝到水的,比如说秋天的时候, 河边的野草会被烧掉。这样狮子和狼就没有草可以躲避。这样的时候, 如果羊去喝水,视线开阔,可以轻易地查看是否有天敌在周围,那就会安全很多。但是并没有绝对的安全, 比如说,一些狡猾的狼会在河边扒坑,埋伏在坑里面猎取出现在河边的羊。有一些羊跟着羊群行动, 很多羊因为某个原因组成羊群都去河边喝水。这时候, 往往有狼或者狮子出现, 并且是一群。 因为羊群的目标太大了, 狼和狮子都被吸引过来了。有一些羊会喝了水, 幸运地安全跑回来, 但是一些羊都会被吃掉。如果常常参加这样的集体冒险喝水行动,羊群在群体所创造的氛围中嘻嘻哈哈很开心,但是最终都是受伤或者被吃掉。这种群体冒险的活动是不可能很快消失的, 因为羊的这种动物的属性是这样的。

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我们主要的关心对象是羊, 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在这个系统中生存的策略。 有很大一部分羊认定了去河边喝水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他们发挥他们的特长, 忍耐,降低需求。 虽然喝水很甜美, 但是我也可以依靠青草和清早的一点点晨露安全地生活。可能大部分的羊都是如此, 这样挺好的。其余的羊, 他们难以压抑自己对甘甜河水的诱惑,他们不断尝试各种方法去喝水。虽然见惯了同伴因为去河边喝水而受伤甚至丢掉性命的事情, 但是还是抵挡不了喝水的欲望。他们屡屡去尝试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那就有千万种去喝水的方法, 虽然听说这种太危险, 那种太危险, 但是毕竟还有很多没有尝试过, 并且很多羊自认为自己跑的可是比那些受伤的羊快的多, 所以应该不会受伤的。 每次安全地喝一口水回来的事实都增强了他的这种认识,但是最终总会羊失前蹄。一个聪明的羊确实可以找出比较安全的去河边喝水的方法。 可能在某种天气, 比如说刚刚下过暴雨的时候,去喝水更安全;可能在某个时间段,比如说早上, 去喝水更安全;可能某个事情发生的时候,比如说很多羊刚刚被吃掉,去喝水更安全。除此之外甚至有更多, 更聪明的办法。但是一个必须承认的事实就是任何方法都不能保障绝对的安全, 除了不去喝水。

这同时又是一个进化的系统。在这个系统里面每一类参与者都在不断的进化。每一个参与者都在根据其他的参与者的情况改进自己的行动方法。狼在根据羊的情况和狮子的情况,不断的进化自己的捕食方法。随着一部分羊被消灭, 羊群所采用的方法自然在不断的变化, 这种变化同时影响到了狼和狮子的捕食方法。每一种参与者的死亡和新生都是这个系统的新陈代谢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动态进化的系统,虽然可能进化的并不是日新月异。如果一只羊可以更早的看到这种趋势, 进而采取相应的更好的方法, 那么它一定会更多的收益。但是它的方法会被其他的参与者察觉到, 并且复制学习。但是这个学习的过程是非常非常缓慢的。当相当一部分人都用这方法的时候, 那么这个系统的生态已经发生变化了, 所以这个方法本最终会变的无效了。这又是一个进化的过程。

这个生态没有公平或者不公平之说。 这是一个自由选择的系统, 不是一个强制的系统。 如果有不公平之说, 只能说一个羊被不公平的对待, 因为它生出来是一只羊, 而不是一头狮子。 虽然狮子没有羊的烦恼,但是狮子有狮子自己的烦恼。 这是一个生而公平的自然系统。

这个生态系统可以类比一个股票市场。如果股票的管理者和设计东非草原的造物主一样的万能和公义, 那么股票市场对于每一个玩家来说都是公平的。大多数人亏钱和少数人赚钱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如果上市的企业提供的增量养分足够大, 那么这个游戏场就不是一个零和游戏,而是一个资源总和不断增加, 平均来讲每个玩家都会获益的游戏场。一个玩家是赢还是亏依赖很多因素。 运气,策略,具体的操作。 最主要的还是策略问题。用系统性的方法来极大的降低风险,而不是耍一些花拳绣腿的小把戏, 自己身在危险之中而不自知。总体把握大局,根据这个生态,选择好自己有把握的策略。只有战略正确, 战术上的成功才是真的成功。 否则, 南辕北辙可能会发生, 就像几次侥幸逃脱狼口的羊,最终在不归路上走的越来越远。